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乐尚街

伊朗末代王后的艺术收藏

Luning:1979伊斯兰革命后法拉赫王后四处流亡,她40年前主导的价值30亿美金的西方现当代艺术收藏现重见天日。

不久前, 随着著名奢侈品出版机构Assouline 的一本关于伊朗末代王后——法拉赫王后(Empress Farah Pahlavi )为德黑兰当代艺术美术馆(Tehran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简称TMoCA)收入的艺术收藏书籍的出版,这批在伊斯兰革命爆发后被藏匿于德黑兰当代美术馆地下室里、40年来未见于世的艺术收藏重回人们的视线。

今年2月11日是伊斯兰革命40年纪念日,随着这一天伊朗国内大范围庆祝革命胜利的集会和游行的举行,那场改变中东政治格局的革命重回全球视线。伊斯兰革命不仅改变了伊朗的政权和中东的地缘政治,更是彻底影响了伊朗在全球文化板块的软影响力。

这本价格不菲的艺术书(£650英镑)《Iran Modern: The Empress of Art》由艺术顾问Viola Raikhel-Bolot和作家Miranda Darling共同创作完成,它为世人展现了从数量到质量都可与任何西方美术馆馆藏媲美的法拉赫王后的西方现当代艺术收藏——其中包括毕加索、梵高、弗朗西斯培根、罗斯科、德库宁和安迪沃霍尔等人的重要作品。现在这个收藏价值约为30亿美金。

去年冬天,我去了Maison Assouline在伦敦为书籍出版举行的庆祝酒会,被当时的场面小小震撼——到场的嘉宾大多是伊朗人,衣鬓得体气派,也有一家两代、三代一起出席。他们中许多都是1979年伊斯兰革命爆发前后的伊朗一代移民,大家齐聚以此为了亲眼目睹一下亲临现场的法拉赫王后的风采,也是希望可以借此机会向这位40年来流亡海外至今从未踏上伊朗土地的王后送以一个拥抱或是一声关怀。

法拉赫王后为伊朗的文化与艺术做出太多贡献,而她一家人在伊斯兰革命爆发后的命运却令人唏嘘。大时代的背景为法拉赫王后的艺术收藏赋予更多意义,它不仅仅代表了巴列维王权统治下伊朗王后的文化野心和巴列维政权为伊朗绘制的文化蓝图,革命爆发后,与这批艺术收藏有关的事件都无不体现了今日的伊朗在文化风貌与外交上与昔日的鲜明对比。

Empress Farah Pahlavi 法拉赫王后

伊朗末代皇后法拉赫(Empress Farah Pahlavi)原名为Farah Diba (法拉狄巴)1938年10月14日出生于伊朗首都德黑兰的一个贵族家庭,自幼热爱艺术和建筑的她年轻时留学法国。1959年在巴黎修读建筑期间有一次作为留学生代表参加了伊朗驻法大使馆的活动,在那里相遇了巴列维国王,两人一见钟情。很快他们于同年12月举行了举世瞩目的婚礼。法拉赫会讲英语和法语,她优雅的言谈举止和一颦一笑都散发着高贵的皇族气质,被当时的外媒称为“中东的杰奎琳•肯尼迪”,并获得了“伊朗玫瑰”的美誉。1967年10月26日,法拉赫成为了伊朗巴列维王朝唯一被加冕的王后,70年代伊朗通过了若国王遭遇不测,法拉赫王后可行使王权至王储成年的立法。

白色革命和德黑兰美术馆的艺术收藏的起源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在冷战和地区局势混乱的环境下,伊朗以它得天独厚的地理和石油能源优势,是中东强大的军事和政治势力,也是英美不可缺少的盟友。在文化层面上,那时也是伊朗的黄金时代,有着前所未有的繁荣和开放。巴列维国王于1963年启动的白色革命推动了土地改革、教育改革和基础设施的兴建,并给予了妇女投票权。热爱文化艺术的法拉赫王后亦致力于推动文化事业,为了发扬传统的伊朗文化和支持本土艺术家,她推动兴建了许多文化机构和博物馆,并为提升旅游业于1967年建立了希拉兹艺术节 (Shiraz Arts Festival),这些文化项目算是巴列维国王白色革命的一部分。当时的伊朗妇女不需要面带黑纱,也可穿着比基尼在沙滩上,与西方中产阶级妇女差别不大。而巴列维皇室更是西方生活方式的代表,在他们的邀请下,伊朗成为了当时许多名人和各国元首访问的“热门国家”。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
好乐多彩票官网,好乐多彩票邀请码 盛通彩票线路入口导航_盛通彩票直播【火爆注册】 u9彩票网站_u9彩票官网_u9彩票软件【火爆注册】 中天彩票网页版,中天彩票官网 极速赛车彩票下载-【Welcome】